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法治研究网! 投稿QQ:747362402 写作交流群:251300042 商务合作:028-85273695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一线传真 | 社会与法 | 最新法规 | 领导访谈 | 理论调研 | 公安 | 法院 | 检察 | 教育 | 卫生 | 国土
最新咨讯 | 大案要案 | 案例评析 | 深度追踪 | 专题展示 | 司法 | 监狱 | 交警 | 税务 | 水电 | 乡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与法
 
少妇舍命护情人 倒在丈夫屠刀下
时间:2018-01-08 10:08:08  来源:本网原创

 

本网讯(罗泽民2017年农历正月初二上午,在营山县城朝阳二巷某小区罗博的住房外,27岁的男子李良手持菜刀,向31岁的情敌罗博疯狂砍杀,李良26岁的妻子潘彩舍命护情人,结果双双倒在血泊中。潘彩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气绝身亡。因李良有自首情节,而罗博与潘彩存在重大过错。近日,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李良无期徒刑。记者对这桩血腥命案进行了深入追踪,令人唏嘘的内情浮出水面。
 
打工拥得美人归 闪电同居酿是非
1989年8月3日,李良出生在营山县某乡。2005年8月,他读完初二后,便辍学到深圳务工。2010年,李良在深圳认识了来自营山县某乡的打工妹潘彩,她时年19岁,明眸皓齿,冰肌玉骨。在潘彩的追求下,二人闪电般同居,次年生下一个男孩。2013年,他们回家乡补办了结婚证。
近两年来,一度如胶似漆的这对夫妻,因生活琐事和性格差异渐生隔阂。据案发后潘彩的母亲向警方陈述,李良与潘彩婚后要买面包车,又没有钱,她便借给了李良2万元,李良买了一辆面包车跑生意。后来面包车突然不见了,潘彩怀疑李良赌博把车输掉了,为此双方闹起了矛盾。潘彩的外婆称,潘彩曾经对她说,李良在深圳打工期间有了外遇,影响了他们的关系。面李良向警方供述,潘彩喜欢打麻将,不爱做家务,夫妻俩经常发生口角。2016年5月,二人在深圳务工期间,李良发现潘彩背着自己与其他男人频频联系,遂对她秘密跟踪,一天晚上发现她和一个男人进了电影院,事后潘彩说她和那人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叫他不要疑神疑鬼。可过后不久,李良又逮到她和那人进了一家宾馆。为此他与潘彩打了一架,她承认与那个男人关系暧昧,并向李良提出离婚。2016年9月,这对怨偶回到了营山,就在协商离婚事宜时,双方亲戚和朋友劝解他们说,离婚对小孩不利,二人又继续磕磕碰碰地生活在一起。此后,李良来到县城一家电器专卖店打工。2017年1月,潘彩也到县城一家餐馆当了收银员。
农历腊月二十三日,民间俗称过小年,李良与妻子和她母亲、外婆等人在一起过节,当天为一件小事夫妻俩又发生龃龉,潘彩再次提出离婚,李良和几位亲属都劝她看在小孩的份上不要离婚,但潘彩态度很坚决,说这次非离不可,不然家里的一切她都不管。李良心中十分悲凉,只得答应离婚。腊月二十七日上午,二人在家中写好了离婚协议。可过后,李良想到与自己共同生活近7年的妻子就要离开他,而他父亲早已去世,母亲改嫁,身边没什么亲人了,便几把将离婚协议撕得粉碎,对潘彩说:“能不能过完年再去离婚?”潘彩同意了。
腊月三十这天,二人带着儿子,回到农村老家过年。中午吃完团圆饭后,潘彩将手机放在家里充电,李良趁她不在,拿起她的手机翻看微信聊天记录,看到一个男人给她发了一句:“我一个人在家,我会想你的。”潘彩回复说:“亲,我明天过来。”李良看到这里,怀疑潘彩与那人的关系不正常,心中犹如打翻了陈年老醋。他在潘彩的微信上看到那人晒的火车票上的姓名叫罗博。事后,他在妻子面前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生怕把她逼急了,她年没过完就离开了自己。
 
妻子孤身赴县城 一路追踪找上门
大年初一上午,小两口带着儿子到邻乡李良的外婆家拜年。下午他们来到本乡场镇上,李良准备去潘彩的爷爷家拜年。可潘彩说她马上要回营山县城去,明天上午餐馆就要营业。李良问她几点上班,潘彩说9点。李良便说你明天一早去也来得及。潘彩便没有吭声了,转身到公路边看人打麻将。李良便带着儿子去了潘彩的爷爷家。他等了10多分钟,不见潘彩过来,便返回公路边麻将桌前找她,可潘彩已不见了。他便给她打电话,她说她已赶车去营山县城了。之后他又连续给她打了几次电话,她却不再接听。他心里极不舒服,担心她和罗博给自己戴“绿帽子”,便回到潘彩的爷爷家,带上儿子来到了营山县城,到处寻找潘彩,没有找到。虽然他表面同意离婚,但其实内心并不想失去妻子,便想在过年时带着她到一些亲戚家走走,希望通过旧地重游的方式让她重温过去的幸福时光,以挽回她的心。没有找到潘彩,李良十分痛苦,便把儿子送到县城潘彩的外婆家中,自己到正东街一家网吧上网。
2017年1月29日(正月初二)上午8时许,李良从网吧出来,赶到妻子潘彩打工的大南街那家餐馆找她,见餐馆门口贴了一张告示,上面明明白白写着正月初三开始营业。他明白潘彩骗了自己,十分愤怒。他见那张告示上留着订餐电话,猜测潘彩极有可能与罗博在一起,便拨通了其中一个号码,假称是罗博的朋友,打听他的住址。那人是餐馆的主管,说罗博住在朝阳二巷路标牌旁边一幢居民楼四楼上。
上午8点20分,李良来到了朝阳二巷那幢居民楼下,徘徊了许久,却一直拿不定主意要不要上楼去。他想,万一真的看到潘彩与情人在一起,会不会加速埋葬他们岌岌可危的婚姻?他们会不会联合对付自己?迟疑间,他瞥见检察院附近马路边摆了一些酸菜盆,旁边放了一把菜刀,便凑上前,趁人不备,将那把菜刀别在腰带右前部位。他想,如果他俩打自己,他就用刀防身。但他仍没有上楼,又拨通了妻子所在餐馆那个主管的电话,说他是潘彩的老公,现在找不到潘彩。对方说帮忙联系一下。半小时后,他再打过去时,那人没接电话了。他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对方也没回。
李良一直在那幢楼下踌躇了两个多小时,上午11时许,他看到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手里拿着一只飞机模型,蹦蹦跳跳地上了那幢楼,他便跟在小孩身后,进了楼道,爬上四楼,砰砰砰地敲起门来。
过了一会儿,一个30出头的男子将门打开了,李良见他披了一件黑色外套,里面没穿衣服,估计是才从床上起来的,他便问那人是不是叫罗博,对方说是,反问他有什么事。李良吞吞吐吐地问:“潘彩是不是住在这里?”罗博脸色一变,没有回答,砰地将门关上了。
 
满腔怒气被引燃 拨刀相向逞凶残
原来当时潘彩正在罗博家中。据案发后罗博向办案民警陈述:他时年31岁,2017年1月到这家餐馆当厨师,认识了也刚到这里上班的收银员潘彩,她对他说他们夫妻感情不好,经常吵架,在闹离婚。春节前,罗博的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去深圳过年,耐不住寂寞的他很快与潘彩“好”上了,二人在宾馆和他家中都度过激情燃烧之夜。起初罗博感到自己充当第三者很不道德,可听潘彩说她以前在外面打工时就有一个相好的,他便觉得心安理得了。正月初一下午,二人通过电话联系后,潘彩来到罗博在营山县城的家中。晚上两人去超市买了酒菜,在罗博家中吃了晚饭。当晚她没有离去,两人又滚到了一起。大年初二上午,二人一直躺在床上睡觉。10时30分,罗博的哥哥给他打来电话,说马上要来他家,他便叫潘彩起床快走。过了10多分钟,潘彩穿好衣服还没有出门,这时有人敲门,罗博以为是哥哥来了,便打开了防盗门,结果疑似情敌的不速之客找上门来。
罗博关上门后,回到卧室问潘彩:“门外有个男人找你,是不是你老公找来了?”潘彩出去透过防盗门猫眼看了一下,回来对罗博说,就是她老公李良。罗博问怎么办,潘彩镇静地说:“没啥,李良很听我的话,我出去把他带走就是。”潘彩把她的随身物品收拾好,装在两只购物袋中,随后空着手到客厅打开了防盗门。
李良一直砰砰砰地擂着门,当门再次打开后,他一眼瞥见了妻子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蛋,一颗心如同坠进了冰窖。他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对她说:“你把东西拿上,我们回家。”潘彩说:“我们走,以后再来拿衣服。”李良说:“你不拿东西,未必以后还想来这里睡吗?”潘彩没有开腔,他又问:“屋里有几个人住?”潘彩说:“只有我和那个男的。”李良问:“要不要我把你爹妈喊来,看看你都干了些啥?”潘彩说无所谓,大不了离婚。李良便说:“你要离婚,先给我拿20万。”潘彩冷冷地说:“没有。”
就在这时,罗博提着潘彩的两袋物品走了出来,站在她身后。李良对潘彩说:“介绍一下你的同事嘛。”潘彩便推李良快走。李良不甘心就这样一走了之,又掏出香烟递给罗博,以此故意让潘彩难堪。罗博接过香烟,脸上笑眯眯的,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去了。潘彩越发着急,一直催李良快走。李良又奚落说:“既然你喜欢他,让他每个月给我儿子拿1000元,你每周一三五在家陪我,二四六可以在外面陪他。”潘彩气冲冲地说:“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跑了,叫你永远找不到我!”说着照李良背后推了一下,李良脚下一滑,差点在楼梯边跌倒,他转身猛地推了潘彩一掌,潘彩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罗博急忙伸手将她扶住,又冲上前推了李良一掌。这一掌引爆了李良的满腹怨气,他蓦地从腰间拔出菜刀,向罗博头上砍去,罗博伸出右手挡住李良的手腕,把刀格开了。
 
一死一伤谁之过 三家俱毁出惨祸
潘彩看到李良的疯狂举动惊呆了,急忙挺身挡在了二人中间,张开双臂将罗博紧紧抱住。李良见潘彩如此呵护情人,怒不可遏,便跳起身来,向罗博乱砍,菜刀噼里啪啦地落到了罗博的头部和两臂,有几刀也砍在了潘彩的身上。潘彩惨叫几声,转身踢了李良大腿一脚,他立足不稳,向前倾倒,菜刀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李良蹲下身捡起刀,照潘彩的双腿用力各砍了一刀,潘彩倒在了李良的身上,用双手将他抱住,以免他继续加害罗博。罗博趁机跑到四楼和五楼之间的转台上,高呼救命。李良挥刀在潘彩身上乱砍一气,潘彩倒在了地上,他又提着刀去追罗博,照他后背、腰部和肩胛骨、双腿猛砍了几刀。罗博一把将李良两只手臂抱住,哀求说:“兄弟算了,再闹下去要出人命了!”李良说:“松开!”罗博说:“你先把刀扔了!”李良把菜刀扔到了楼下,罗博便松开了他。李良颓然坐在地上,面如死灰。
罗博跌跌撞撞地回到四楼,见潘彩躺在地上,门口流了一摊鲜血。罗博叫了潘彩几声,她缓缓地抬起头来,看了他两眼,又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罗博见潘彩脸色苍白,知道她流了很多血,便叫她用手把比较重的伤口压住,以免失血过多。罗博又叫李良下来照看潘彩,然后他一瘸一拐下楼上医院去了。李良来到潘彩身边,见她伤势严重,便脱下自己的外衣把潘彩的双腿包扎起来,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110和120。等了一会,他又背起潘彩下了楼,准备送她去医院。这时,营山县公安局民警和县人民医院的急救车赶到了楼下,潘彩在送医院抢救的路上死亡。民警在县人民医院住院部6楼护士台将犯罪嫌疑人李良控制,带回公安局调查。李良对持刀砍击潘彩和罗博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经法医鉴定,潘彩系锐器坎切腘动静脉断裂致急性大失血死亡。罗博全身共有20处伤口,其损伤程度属于重伤二级。
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本案后认为,李良在妻子潘彩与罗博有不正当两性关系时,不能冷静对待,心生愤怒,持菜刀砍杀罗博,因潘彩阻拦,又持刀砍击潘彩,因其不计后果,导致潘彩死亡、罗博重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依法惩罚。因李良具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较好,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害人潘彩、罗博在事件的起因上有明显过错,在对李良量刑时还可以酌定从轻。12月19日,该院一审依法判处李良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潘彩父母各项损失33212元。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四川法治研究网:版权所有
投稿QQ:747362402 写作交流群:251300042 商务合作:028-85273695
部分转载于网络,信息作为参考。本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蜀ICP备190057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