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法治研究网! 投稿QQ:747362402 写作交流群:251300042 商务合作:028-85273695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一线传真 | 社会与法 | 最新法规 | 领导访谈 | 理论调研 | 公安 | 法院 | 检察 | 教育 | 卫生 | 国土
最新咨讯 | 大案要案 | 案例评析 | 深度追踪 | 专题展示 | 司法 | 监狱 | 交警 | 税务 | 水电 | 乡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与法
 
复婚受阻提刀问情 残杀三人被判死刑
时间:2018-01-08 10:13:47  来源:本网原创

 

本网讯(蒲勇君一对再婚夫妇,当他们一年零三个月的婚姻走到尽头后,男方一心想与女方复合,可她却避而不见,他怀疑她可能另有新欢,产生了对前妻一家报复灭门的恶毒念头,在离婚一个半月后持刀闯进她家,将前妻及其父母残忍杀害。
日前,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高坪区鄢家乡男子肖文峰死刑。
 
打牌回到家门口 一家三人遭毒手
2016年12月10日下午2时许,高坪区都京街道妇女罗朝霞约了闺蜜敖菁和严玲等人到一家茶坊打麻将。下午4时许,敖菁接到了她的前夫肖文峰的电话,肖文峰称敖菁和她母亲欺骗他离了婚,扬言要杀害敖菁全家。不久,她又接到了肖文峰的朋友李太平的电话,提醒她注意肖文峰报复行凶。一层阴云顿时笼罩在敖菁的心头,她向姐妹们诉说了前夫对她的威胁,大家都极力宽慰她,说肖文峰不过是吓唬她而已。可敖菁仍然忧心忡忡,打牌也无精打采。时年39岁的她,住在高坪区都京街道办事处山边路一段某小区,与肖文峰离婚刚1个多月。离婚后肖文峰一直缠着要见她,与她谈复婚的事,被她一口回绝,因此他多次威胁要杀她全家。她深知肖文峰为人心狠手辣,说得出干得出,不禁陷入了惶恐之中。
打完牌后,已是晚上7时30分许,在场的几个人考虑到敖菁的安危,便决定一起送她回家。罗朝霞和丈夫张国军以及严玲3人陪同敖菁,来到她所住的山边路一段某小区内,一直把她送到楼梯口,眼见敖菁上楼去了。3人转身刚走了没几步,突然听到敖菁在楼上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惊呼声,他们心想她极有可能遭到了前夫的攻击,联想到当天下午她接到肖文峰要杀她全家的恐吓电话,罗朝霞不寒而栗,于是在楼下高叫:“救命啊!杀人了!”并叫丈夫张国军快上楼去看看。已走了10多米的张国军立即转身跑回来,飞快地冲上楼,罗朝霞也跟着跑上楼,二人在二楼一户人家的门口,蓦地瞥见敖菁倒在地上, 浑身是血,身边的一摊血水正在向周围蔓延。
夫妇俩正惊愕不已时,只见一个男人气势汹汹地从三楼冲下来,手中握着一把亮晃晃的尖刀,用刀尖对着他们说:“你们下去,不关你们的事!”因灯光暗淡,他们没看清那人的面貌,推测是敖菁的前夫肖文峰。二人想到救人要紧,便赶紧退下楼,拨打了110和120。随后他们和闻讯赶来的一些居民在楼下等候警察。
不多一会儿,高坪区公安分局都京派出所的民警和120急救医生先后赶到了现场。罗朝霞再次爬到二楼过道上,只见医生对敖菁进行检查后,无奈地摇摇头说:“没救了。”罗朝霞跟随医生和民警爬到三楼敖菁家门口,见防盗门大开,敖菁的父母敖正堂和蒲亮羽双双倒在客厅和卧室门之间的位置,敖正堂仰面躺倒在地,蒲亮羽则俯卧在老伴身上,两人紧紧地拥抱着,他们身上到处是鲜血淋淋的伤口。医生对二人进行检查后宣布,都没有生命迹象了。屋里荡漾着一片猩红的血迹,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罗朝霞看得心惊胆寒。
 
离婚之后追前妻 复合无望动杀机
这时,罗朝霞听到厨房里一个警察说:“这里还有一个人自杀了,但还有一口气。”她看到两只脚从厨房门口伸出来,一个男人侧身躺在厨房地板上,厨房的天然气灶具上还熊熊地吐着火舌。这时警察和医务人员把自杀男子抬往楼下的救护车上,罗朝霞上前一看,那人正是敖菁的前夫肖文峰,其左侧胸部有3道伤口。
残杀3人然后自杀未遂的肖文峰于案发当晚被送往南充市中心医院救治,这期间民警在医院对他进行了控制,直至2017年1月9日肖文峰康复后,才被高坪区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1月20日被执行逮捕。
肖文峰生于1979年2月24日,小学文化,住高坪区鄢家乡四方坡村8组。据案发后肖文峰向民警供述,2015年6月,36岁的他通过一位女性朋友的介绍,认识了比自己大两岁的敖菁。二人相逢恨晚,仅过了一个月,便闪电般地结合了,于2015年7月21日登记结婚。起初几个月,他们相处还算和睦,可肖文峰疑心太重,不愿给敖菁过多的自由空间。敖菁生前曾向闺蜜倾诉,她空闲时喜欢与人打麻将,肖文峰经常在她面前喋喋不休,盘问她和哪些男人在一起打麻将。一次敖菁买了一条黄金手链,肖文峰便说来路不正,同她大吵了一架,还对她拳脚相向。
2016年8月,肖文峰带着敖菁来到新疆打工,在新疆呆了40多天。这期间,二人经常为家务琐事发生争吵,肖文峰多次动手打敖菁。敖菁的母亲蒲亮羽得知后,就打电话要他们回南充,另外找工作。2016年10月初,二人回到了南充。在岳父母家中,夫妇俩仍因经济问题发生口角,态度蛮横的肖文峰当着岳父母的面对妻子破口大骂,引起蒲亮羽不满,提出让敖菁和肖文峰离婚。在无尽的吵闹声中,这桩磕磕绊绊的“二手婚姻”在历经了1年零3个月之后,宣告解体,2016年10月26日,二人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
常言说好聚好散,可肖文峰是个出尔反尔的人,当初他本来同意离婚的,可过后又后悔了,经常打电话要求敖菁复婚,想同她见面,却遭到了她的断然拒绝。肖文峰担心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寻思那样一来要与她破镜重圆就更难了,因此经常溜到敖菁家对面的公路边,对敖菁家进行偷窥,在敖菁出门时,他还跟在后面盯梢。12月初的一天下午,他看到一个男人开着一辆银灰色的丰田车,来到敖菁家楼下,把她接走了。肖文峰怀疑敖菁已经交了新的男朋友。本来敖菁已经离婚,与男性交往也是正常的事,可心胸狭隘的肖文峰却气得暴跳如雷,备受满腹浓醋的煎熬。他多次打电话威胁敖菁,赶快和其他男人中断联系,与自己重归于好,不然后果自负。敖菁虽然非常害怕,却并未屈服。肖文峰为了对敖菁形成威慑和压力,便到处放话说,如果敖菁不与他复婚,他就要杀了她和她的父母。
 
获悉朋友要行凶 极力阻止未成功
2016年12月9日晚上,肖文峰再次来到敖菁家对面马路边守候,又看见那辆丰田车从外面送敖菁回家,敖菁和开车的男子还在车上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阵话。这一幕差点把肖文峰活活气疯,更加坚定了要除掉她和她父母的决心。12月10日上午,他想再争取敖菁最后一次,倘若她依然不肯回心转意,他就下手了, 随后到西门市场买了一把尖刀,带在身上。当天中午12点左右,他来到敖菁住处的街对面,又看见那辆丰田车开过来,把敖菁接走了。
肖文峰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便给他平时比较信任的一位朋友李太平打电话,把李太平约到顺庆区模范街一家餐馆吃饭,当时他心里乱糟糟的,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向李太平诉说同敖菁的爱恨情仇,反复声称要杀她全家。据案发后李太平向警方证实,早在12月初,肖文峰就告诉过他,敖菁父母嫌他挣不到钱,把他和敖菁从新疆骗回来,拆散了他们。他实在不愿意离婚,对李太平说他想不通,要把敖菁和她父母杀了泄愤。李太平倒抽一口冷气,看样子肖文峰绝不像是说说而已,他担心肖文峰做傻事,便在10月5日打了110报警,希望警方介入阻止事态的发展。之后,都京派出所民警调查了此事,并对肖文峰进行劝诫和警告。10月8日,李太平又把肖文峰约出来,劝解了半天,希望他放过敖菁一家,也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可肖文峰相当偏激和执拗,心中的杀机并没有消除。
12月10日中午,当肖文峰把李太平约到模范街共进午餐时,李太平在聆听了肖文峰的倾述后,再次对他进行规劝,见肖文峰铁青着脸不肯放弃杀人的念头,李太平便背着肖文峰给他父亲打了电话,说了肖文峰要杀人的事,要肖父出面制止。老人便叫肖文峰的弟弟来到顺庆城里,找到李太平。二人好说歹说劝肖文峰去公安机关调解此事,最后3人来到了顺庆区公安分局东南派出所。李太平向警察报告了肖文峰可能要报复杀害前妻一家的事,警察让3人拿出身份证作了登记,并单独对肖文峰进行询问和劝阻。从派出所出来后,肖文峰十分生气,朝李太平吼道:“谁叫你多管闲事!”他摆脱了李太平,独自离去。
李太平十分担心敖菁一家的安危,他想法问到了敖菁的手机号,给她打电话说,肖文峰情绪极不稳定,可能会报复她和家人,希望敖菁与她父母赶紧避一避。当晚6时许,李太平仍然放心不下,再次给敖菁打电话,让她千万小心。可能敖菁没想到事情如此严重,仅过了一个多小时,骇人听闻的惨剧便发生了。
 
报复杀人案惊天 一意孤行落深渊
原来肖文峰把李太平甩掉后,便向高坪区都京街道赶去。当天下午5时许,他来到敖菁家附近的山坡上,等候她回家。晚上6点多钟,夜幕降临,寒风呼啸,肖文峰暗藏尖刀,窜到都京街道山边路某小区,爬上三楼敖菁家门外,伺机行凶。此时敖菁家的防盗门紧闭着,房间里亮着灯,他在门口偷听了一阵,听出只有她的父母在家,敖菁还没有回来。他便爬上四楼,躲在楼梯间隐藏起来,等待敖菁回来。
当天晚上7点40分许, 他听到楼下传来说话声,估计是敖菁回来了,便快步下楼走到敖菁家房门口,果见敖菁沿楼梯走了上来,眼看她快到三楼了,肖文峰正准备冲上去,这时忽听吱呀一声,敖菁家的房门突然打开了,蒲亮羽出现在门口。客厅里明亮的灯光照亮了门外的过道,敖菁和蒲亮羽一眼瞥见了鬼鬼崇崇的肖文峰,二人当即大叫起来。肖文峰慌忙从衣袋里掏出尖刀,倏地扑向敖菁,向其身上乱捅,敖菁很快倒在了血泊中。杀红了眼的肖文峰回头寻找蒲亮羽,蒲用手机砸了他一下,便返身逃进了屋内。肖文峰追进房间,用刀往蒲亮羽正面上半身乱捅,蒲亮羽倒在了客厅右侧一间卧室门口。敖菁的父亲敖正堂从厨房抓起一件餐具,冲出来进行自卫还击,肖文峰又用尖刀照其胸部一阵猛戳。
转眼之间,曾经的3位亲人就这样倒在了自己的屠刀下,肖文峰感到他犯下了弥天大罪,绝无活路,便举起尖刀向自己胸部连捅了3刀,可因为惧痛,他捅得并不深。眼见没有死成,他又想去跳楼,便走进敖菁家的厨房,从窗台往下看,见下面有雨棚,觉得跳下去也可能死不了。正犹豫之际,因为失血较多,他昏迷了过去。
经法医鉴定,敖菁及其父母全身多处锐器伤,均系肺部或心脏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敖菁殁年39岁,其父母分别为66岁和63岁。消息传开,人们无不谴责杀人凶手肖文峰残忍歹毒。李太平更是痛心疾首,为自己未能阻止这场杀戮深感遗憾。
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0月17日、11月30日两次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合议庭认为,被告人肖文峰故意杀人致3名被害人当场死亡,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应当依法严惩。11月30日,该院一审依法判处肖文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文中3名被害人系化名)
 
四川法治研究网:版权所有
投稿QQ:747362402 写作交流群:251300042 商务合作:028-85273695
部分转载于网络,信息作为参考。本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蜀ICP备190057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