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法治研究网! 投稿QQ:747362402 写作交流群:251300042 商务合作:028-85273695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一线传真 | 社会与法 | 最新法规 | 领导访谈 | 理论调研 | 公安 | 法院 | 检察 | 教育 | 卫生 | 国土
最新要闻 | 维权曝光 | 大案要案 | 案例评析 | 深度追踪 | 专题导刊 | 司法 | 监狱 | 交警 | 税务 | 水电 | 乡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维权曝光
 
四川广安警官告法官引关注
时间:2019-06-23 11:16:31  来源:

  巍巍华滢山,潺潺渠水河。位于四川省川东腹地的广安市,是共产党人讲“实事求事”伟人邓小平的故乡,也是红色摇篮华滢山纵队和女英雄“双枪老太婆” 战斗过的圣地。然而,就在这方神圣的土地上,日前,一位在职警官王礼君向广安中院的正当诉求,却在广安法院惨遭围猎毒打一事,引起了社会微信微博的广泛关注。年前,为避嫌,王礼君一纸诉状状告广安法官到达州市通川区人民法院,成为警察告法官,法院审法官的社会热点唯例。

  王礼君质疑广安法院法官胆大妄为、掩人耳目、渎职侵权、隐瞒事实、拖沓办公,几经申诉几次失望,至今法院仍不纠错,法警还敢挥拳打公安警察,普通百姓权益又有谁能得以合法保障,呼吁保护公民合法权益,还原事实真相,惩办不力法官。情况是否属实,本网进行了相关了解。

  申请财产执行引纠纷。王礼君反映,2015年9月7日,在本人与他人(柯希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因柯希敏未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本人申请岳池法院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发现岳池县法院2015年11月19日将柯希敏财产违反法律规定未经评估拍卖以物抵债给其他执行申请人李春、杨薇夫妇(李春系岳池法院内部职工);同时还发现本人向法院提供的被执行人财产线索,因法院未及时开展调查核实和查封冻结致使该财产被转移。后本人分别向岳池县法院、广安市中级法院纪检监察反映举报。2017年8月21日本人到广安市中级法院信访室登记预约院领导会见日的会见——准备反映岳池法院执行法官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在登记的过程中,本人无故遭到法警殴打,致身体多处受伤,鼻骨骨折。在公安机关对法警打人事件调查中,明显发现广安市中级法院多人涉案的情况下,广安区公安局渎职不作为,至今未对任何人作出法律处理。后本人依法对广安市公安局、广安区公安局提起行政诉讼,在事实证据、法律依据特别充分的情况下,达州市通川法院枉法裁判,驳回了本人请求。至今,以上有关违法犯罪嫌疑人无一人受到法律追究。

  执行法官涉嫌违法犯罪?王礼君说,2015年9月7日,在本人与他人(柯希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因柯希敏未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本人申请岳池法院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发现岳池县法院执行法官向贵钦涉嫌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及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存在错误执行。

  2015年11月19日,岳池法院执行法官向贵钦明知被执行人柯希敏财产不足以清偿所有债务的情况下,将柯希敏在成都天府新区华阳街道南湖西路175号50栋1单元33楼3306号住宅一套及车位一个,未按照法律规定对执行财产进行评估、拍卖,直接以(2015)岳池执字第848-4、849-3号《执行裁定书》将以上财产低价抵偿给其他执行申请人李春、杨薇夫妇(李春系岳池法院内部职工)。

  后经调查发现:一是未按法律规定,未经评估拍卖直接低价以物抵债给其他执行人,严重损害了本人的利益;二是李春、杨薇的执行案件是2015年10月9日立案,而岳池县法院于2015年9月就开始采取执行措施,明显滥用职权;三是除李春、杨薇申请执行的案件外,在本人申请执行案件中故意消极不作为,故意不及时采取措施要求被执行人申报财产,后将发现的执行款物以物抵债给他人;四是本人申请执行在先,李春、杨薇申请执行在后,两个案件的执行法官系同一法官,发现被执行人财产线索(标的物未作任何抵押担保)后,岳池执行法官只对李春、杨薇申请执行的案件进行了清偿;五是岳池法院2015年底违法将本人申请执行案件终结执行程序;六是法院内部的前后两次调查材料中明显发现:执行法官在李春夫妇执行案件材料中涉嫌造假。

  本人向执行法官向贵钦提供的被执行人柯希敏在南充“东岸十九座”楼盘有大量车位财产线索,2015年9月7日至2016年3月18日这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执行法官不调查核实、不查封冻结,并且于2015年底违法将本人申请执行案件终结执行程序,致使其财产被抵押贷款转移100万元。有通话录音(证实本人向其提供财产线索)和法院调查材料(证实被执行人财产存在及转移的事实)为证。

  投诉渎职消极不作为。王礼介绍,针对以上岳池县法院错误执行情况,2016年本人到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诉讼服务大厅执行窗口进行法律咨询,接待法官口头答复:“岳池县人民法院在其他人未完全清偿债务情况下,未经评估拍卖以物抵债系违法执行。按照分级管理原则,此事应向广安中院反映,要求立即纠正”。本人将有关情况立马向广安中级法院纪检监察室反映,广安中级法院又责成岳池法院纪检监察室调查处理。岳池法院监察室调查后,于2016年11月11日作出决定:认定岳池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所采取的执行措施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但岳池法院监察室同志私下对我讲:我们法院内部的,我怎么处理嘛,你要理解)

  本人对岳池法院监察室处理不服,2016年11月20日又向广安中院申请复查,广安中院纪检监察室将复查申请书向广安中院院长郑治汇报,郑治批示由市中院执行局负责办理答复,本人向广安中院执行局承办法官米更生了解办理情况,米更生答复:你反映这个案件岳池法院确实有可能搞错了,但具体怎么处理要等领导研究。后我多次向米更生法官询问处理结果,均告之等领导研究。直至今日也没得到广安中院对此事任何答复。直到2017年9月11日四川省高级法院作出的川高法【2017】266号通报,认定“岳池县法院将柯希敏在成都天府新区华阳街道南湖西路175号35栋1单元33楼3306号住宅一套及车位一个不进行评估拍卖,直接将其财产以物抵债给他人系选择性执行”。 2018年3月30日岳池县人民法院才以(2018)川1621执异8号裁定书裁定:撤销原执行裁定(但损失至今未赔偿)。

  在本人投诉过程中,岳池法院、广安中级法院明知执行法官错误执行,故意消极不作为,存在严重渎职。

  预约会见遭法警殴打。王礼君将遭法警殴打一事的来龙去脉说得很清楚,他说:2017年2月20日,本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和第五条第十项的规定:对执行财产应当拍卖而未依法拍卖的,或者应当由资产评估机构评估而未依法评估,违法变卖或者以物抵债的错误执行行为,赔偿请求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赔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和第五条第三项的规定:对已经发现的被执行人的财产,故意拖延执行或者不执行,导致被执行财产流失的,赔偿请求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赔偿之规定,向岳池法院赔领导小组提出司法赔偿请求。2017年4月5日岳池县法院以(2017)川1621法赔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作出了不予赔偿决定:认为以上执行行为合法。

  2017年5月19日,本人不服岳池县法院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又向广安中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2017年8月21日早上,本人接到广安中院行政庭电话通知:要求到广安中院领取国家赔偿决定书。本人到广安中院领到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川16法委赔2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后发现:中院同样以岳池法院执行合法为由维持岳池县法院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其中理由之一:本执行案还在执行中,未能执行终结,不符合国家赔偿申请法定程序。

  本人请求主审法官对决定书内容释明:在广安中院国家赔偿听证会上岳池县法院自身提供的证据——承认本执行案于2015年底就终结了执行程序,并且事后也没有接到任何恢复执行通知,这份证据是经过了双方质证都无异议的证据,为什么决定书上不采信。当时释明的是一名助理法官,此助理法官说:“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当时非常吃惊的问道:你们自己作出的决定怎么不清楚?【事后,广安中院常务副院长王宇在岳池县政法委会议室针对我提出的问题和证据给出了答复:“帮你执行案件怎么会赔偿嘛!”(他们把应尽的职责当成了帮忙)】

  因法官无法对国家赔偿决定作出合理解释,本人于是到广安中级法院信访室预约当周星期四院领导会见日的会见——准备反映岳池法院违法执行及广安中院国家赔偿错误决定的问题。

  但信访接待人李昕泽拒绝预约本周会见。本人提出:“我提前来信访室咨询好的,可以提前一天以上预约,今天提前了三天,怎么不可以"。她说是院里规定,我问她能不能将规定给我看,她说不能。我问她本周是哪个院领导会见,她也不告诉。明显感到她与之前接待的工作人员态度不一样,对待信访群众态度“冷、硬、横”,故意刁难办事群众。我当时就说:那只有向你们监察室投诉。整个交谈过程,没有吵闹(公安机关恢复后的现场监控可以证实)。

  正同她谈话交流时,另一名群众进入信访室找她办事,办理了一会,李昕泽就走出信访室。

  过了几分钟,李昕泽回到信访室,直接叫我把身份证拿出来,同意给我登记本周会见。当时我心里还感到好奇:开始不同意,怎么出去一会,转来就同意了。刚登记完正起身准备离开时,发现一法警正用执法记录仪对我录像【事后被证明:录像是假,执法记录仪无内容】。

  我就问这法警:我又没有吵闹,你录什么像",法警问我说完没有。我回答:说完了。刚准备转身离开,法警一拳头朝我头部打来,后又连续用拳头击打头部,用脚踢我腿部,致使我头部当场血流不止。法警无故殴打,致使我面部、肩部、腿部多处受伤,鼻骨骨折。在信访室的整个过程中,本人没有吵闹,没有辱骂工作人员。法警在殴打过程中,本人至始至终保持克制,从未还手。在场的十余名办事群众,看见本人被打,鲜血直流,均抱不平【事后现场群众证实:另一法警蓝飞扬还对本人进行了殴打】。

  出事后,广安中院执行局一个被称为杨主任的法警支队领导来到现场,由于在场的老百姓抱不平,均要求他打120进行救治,这个杨主任在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说:这是他在这里扰乱秩序。并拒绝采取任何措施。后本人拨打110报警,并告诉了处警同志信访室内外均安装有监控探头。现场群众也主动要求作证。后本人到广安市人民医院进行的医治(前两天在住院期间的费用还是先由家人垫付)。

  在调查处理法警打人事件中,发现广安市中级法院多人涉嫌违法犯罪,因广安区公安局渎职不作为,至今无一人受到法律追究。

  广安区公安局调查案件后,对打人法警张晓作出了不处理决定。本人不服,又向广安市公安局申请复议,复议结果是维持广安区公安分局的处理结论。后本人又对广安区公安局、广安市公安局提起行政诉讼,通过异地管辖,2019年3月27日,达州市通川法院公开宣判:驳回本人诉求。整个处理过程,相关部门和的执法人员涉嫌违法。

  一、广安区公安局调查案件过程中,广安市中级法院干扰正常办案。广安市中级法院不及时提供现场监控录像资料。案发当天,广安市中级法院拒绝提供现场监控资料,直到第二天监控删除后才提供。

  广安市中级法院常务副院长王宇打电话给广安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王琪,质疑干扰公安机关正常办案。严重影响了办案证据的搜集,致使现场监控资料被删除。公安机关作出的《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中显示,2017年8月21日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法警殴打本人当天现场监控资料遭到破坏与删除。

  二、本人发现鉴定机构作出的伤情鉴定结论多处可疑,请求公安机关再次重新鉴定申请被拒。

  三、公安机关处理案件徇私。2017年11月,广安区公安局苏明洵副局长在电话里告诉本人关于案件的处理情况:称法警张晓打人属实,但根据法律作出了不予处理决定。本人表示对此处理结果不服,苏局长称:“我再同广安中院领导沟通商量下”。我说广安中院是当事人一方,案件结果处理怎么要同广安中院商量?后苏局长在电话里一直坚持说要商量。

  四、案件中证据明显显示,法警打人是提前有预谋,而公安机关故意不开展调查。

  信访室内没有任何争吵,室内就接待法官及本人两人,法警进入信访室并摄像非常不正常。事后也证明,执法记录仪根本没有摄像内容,说明摄像不是目的;

  法警进入信访室前,提前有人故意将信访室内现场监控破坏停止录相。这一切有公安机关作出的《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证实。

  五、公安机关存在严重渎职行为。因该案涉及多人,公安机关均未立案开展调查。本人对该案件还有诸多疑问认为公安机关没有查清,本人再三要求查阅、复印案件被拒。在本人起诉广安区公安分局和市公安局后,进行证据交换时发现:该案件还有很多应该查清的事实和涉案的人,公安机关都没有深入开展调查。

  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李昕泽涉嫌伪证罪,根据其他证据证明:李昕泽故意向公安机关作虚假证明,证明本人对法警张晓进行了殴打。

  法警张晓明显涉嫌滥用职权罪,没有对其移交相关管辖部门处理。因为张晓借执行职务之名,行故意伤害之实,除了侵犯本人人身权利外,侵犯的客体还有国家机关正常活动。情节上,公然无故在法院内殴打办事群众,严重扰乱了单位秩序,社会影响特别恶劣。因此应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罪移交监察委处理。

  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法警蓝飞扬涉嫌滥用职权与伪证罪;

  广安市中级法院有关人员涉嫌帮助毁灭证据罪。公安机关作出的《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明显发现,事后广安中级法院现场监控资料遭到删除,有人毁灭证据。

  六、在本人对广安区公安局、广安市公安局处理不服提起行政诉讼案中,达州市通川区法院涉嫌枉法裁判罪。

  对公安机关自身还没有开展调查清楚的案件事实凭空认定。在庭审中,反复提及法警张晓进入信访室前有人将现场监控破坏停止录像【公安机关作出的《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证实】,证明张晓殴打本人是提前预谋好的,执行职务是假。并且公安机关对此关键事实应当调查而没有开展调查,无法进行举证。但通川法官却不顾事实,凭空认定案件事实。滥用过期国法秘函(2005)256复函精神。明知国法秘函(2005)256复函依据的原《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已经废止,国法秘函(2005)256复函已经失效,而通川法院继续滥用此“复函”。

  针对以上情况,2018年5月21日本人向中央巡视组进行实名举报。中央巡视组接到反映后,当面给本人答复:此案广安干预可能较大,交由四川省监察委进行调查处理。可巡视组前脚刚走,过了两天,不知什么原因,本人的举报信就转到了被举报对象——岳池法院手中。2018年10月31日,本人又以书面形式向四川省监察委实名举报。2019年1月15日,向四川省人大请求法律监督。至今,以上有关涉案人员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处理。

  王礼君表示反映属实,愿意对自己反映的内容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随后,本网对涉及以上案情的广安两级法院进行了了解,岳池法院执行局长表示,对王礼君反映的问题,市、县两级法院高度重视,也对他涉及的财产执行进行了最大程度的执行和补偿,还将积极协调各方诉求,尽最大努力减少王礼君财产损失。在了解广安中院时,相关负责人表示,王礼君的诉求得到了市政法、公安等相关部门的介入及高度重视,多次召开会议研究处理,特别是对涉事“法警” 进行了开除处理,对王礼君的财产执行请求和赔偿请求,也会在法律框架内督促岳池法院公正、合理的予以追踪解决。(幸永辉)

 
四川法治研究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2020 四川法治研究网-四川法治研究综合门户网 www.scfz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QQ:747362402 写作交流群:251300042 商务合作:028-85273695
部分转载于网络,信息作为参考。本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蜀ICP备190057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