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四川法治研究网! 投稿QQ:747362402 写作交流群:251300042 商务合作:028-85273695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一线传真 | 社会与法 | 最新法规 | 领导访谈 | 理论调研 | 公安 | 法院 | 检察 | 教育 | 卫生 | 国土
最新资讯 | 大案要案 | 案例评析 | 深度追踪 | 专题展示 | 司法 | 监狱 | 交警 | 税务 | 水电 | 乡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乡镇
 
政法委员+“红黑”积分 擦出基层治理“别样火花”
时间:2020-11-11 13:52:56  来源:


 

  基层治理难在哪里?治理内容杂、干部工作累、群众参与少。如何寻找抓手?如何化繁为简?雅安市石棉县新民乡将“挣公分”的思维引入社会治理,创新推出“红黑”积分制管理办法,打开了基层治理的铁锈地带。

  1991年的马碧祥是新民乡新上任的政法委员,上任后和乡党委一起探索基层治理的新形式,马碧祥主动请缨在他所负责的海耳村进行试点改革,通过实施村民积分制,形成量化评价体系,让群众成为基层治理的主要参与者、最大受益者和最终评判者,彻底走出了基层群众主体缺位、个别村级组织号召力不强的困境,也破解了“没依据、没抓手、没人听”的治理难点。


红黑积分,助力干部作为

 

  走进新民乡海耳村,印入眼帘的是一条条宽阔干净的村道,一幢幢排列整齐的民居。同时记者发现家家户户门口都张贴着一张清单,“清单上细分了59条红分规则,54条黑分规则,同时每条规则分值标准很明确,以‘加减分’来规范引导群众言行。”说起“红黑积分”,马碧祥侃侃而谈。

  原来,新民乡是一个有电站移民、藏彝汉大杂居的乡镇,在一段时间里,邻里纠纷、土地纠纷等问题时有发生,居民共建意识不强、新老居民融入困难等现实情况成为乡镇发展治理的短板。政法委员马碧祥上任后,一直在积极思考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2019年,海耳村就开始思考怎样才能充分调动村民积极性,化被动为主动,‘红黑’积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的。”马碧祥介绍,为有序开展“红黑分积分制”基础治理工作,海耳村组建了一支“网格志愿服务队”,负责日常检查记录打分等工作。

  “小小的积分让大家真正有了归属感。”谈起海耳村的改变,村支部书记王月霞深有体会:“以前村里要维修基建设施,必定会动用村基运行管理经费,但是现在人人都有主人翁意识,能够自己动手的绝不多花村里一分钱。”前段时间村里饮水管道出了问题,导致8户人没水喝,还没等到王月霞将此事上报,其中5户村民就找到她主动说愿意开挖管道,于是最终只花了200元的材料费就将此事圆满解决了,倘若搁以前,光是人工费起码都要2000元。


积分考核,激发群众自治
 

  “千头万绪的基层工作,在海耳村这里都可以用积分制来推动。”马碧祥介绍,积分情况是要纳入政审档案的,如果扣分太多将会影响该家庭成员就业考试、参军、入党等政审佐证材料。而对高分受表彰家庭,在落实国家惠农惠民政策时,会帮助争取相关扶持政策。

  “我今年60岁了,也是村里的志愿者,现在大家都拿村子当家一样,环境卫生比以前好了很多。”说话的正是新民乡海耳村村民黄桂兰,土生土长的她见证了村子的变化:“以前开展村庄环境整治,要求家家户户参与清扫和保洁,大家参与度都不高。现在公示牌直接晒出‘成绩单’,家里因为不清洁这样的小事扣分的‘太丢人’,整改都还来不及。”黄桂兰说。

  铁盆30分、暖水壶50分、电烤炉70分……在海耳村志愿服务点,生活日用品并未标注价格,只有分值,志愿者通过“积分”就可以兑换相应的物品。

  “想要东西,花钱没用,关键靠积分,平时表现越好积分就越高。”马碧祥向记者介绍,积分制使海耳村整体向心力得到提升,干群关系得到改善:“积分制给村里带来两个最明显的变化:以前环境整治都是‘大眼瞪小眼’,现在村民知道清理垃圾有加分,而且不参加会被人瞧不起;以前文化活动喊半天没人来,现在村民知道参演节目有积分,相互捧场才是和睦相处之道。”


榜样力量,推动基层长治久安
 

  9月30日,新民乡海耳村首次召开了“红黑分积分制”基层治理示范户经验交流暨表扬大会。活动现场人头攒动,除了外出务工不在家的,村里的住户都参与了,作为受表彰代表的汪贵军还上台分享了获奖心得,引得观众一片叫好。

  “从七月份设置红黑积分以来,已经表彰了8个家庭,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积分的制度是明确的,二者相辅相成共同引导群众向善向美。”马碧祥介绍。

  基层治理,事务繁杂。在此情况下,雅安各乡镇(街道)政法委员犹如开路先锋,到基层、在基层,整合理顺、充实壮大基层治理力量,使群众有了更多幸福感和获得感。

  截至目前,全市96个乡镇(街道)目前已配备政法委员88名,配备率91.66%。新任政法委员平均年龄38岁,本科以上学历达到70%。基层治理也遍地开花,其中,名山区充分整合分散的9类力量,组建104支923人的“茶园义警”群防群治队伍,使基层群防群治力量迸发出无限“警力”。石棉县探索形成了“德古”“路吉达克”“乡贤调解”等一批特色调解品牌,推动“枫桥经验”在基层具体化。芦山县“1+8”基层微治理、天全县藏汉双语调解、雨城区石马社区城乡融合治理等基层社会治理模式受到省委彭清华书记充分肯定。
 

记者 李月萍

 
四川法治研究网:版权所有
投稿QQ:747362402 写作交流群:251300042 商务合作:028-85273695
部分转载于网络,信息作为参考。本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蜀ICP备19005755号